改名换姓的五某人

挖坑不填,圈多较杂,小心踩雷。疯狂潜水。




圈名:五沉

【马场林】成年男性情侣间的正常交流【中】

—ooc预警

林几乎能感觉到湿润的气息喷撒在他的脸上,他别扭的转过头去,和马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。

“别闹了,很热诶!”他挣脱了马场握住他的手,转过头来面对着马场,在这过程中林觉得额头有柔软的东西蹭过。

他捂住自己的额头,退到了沙发前。马场亲到他了!

这是关系确定后马场和他第一次亲密接触,也是他人生第一次和别人亲密接触。他现在觉得全身都在发烫,有种奇怪的感觉从心底升了起来。他不敢去看马场炽热的视线,他现在想走,离开这个充斥着奇怪气氛的空间。
太奇怪了,马场也奇怪。

马场又在向他靠近,他已经没出躲了,后面就是沙发,可坐下又显得太弱了。他从未觉的皮鞋踏在地上发出的声音会这么令人有压迫感。

他们彼此沉默着,谁都没有开口的意思。

林没有去看马场的动作,以至于马场把他下巴挑起来的时候把他吓了一跳。

紧接着,就是温暖的唇,落在了他的嘴上,林一把把马场推开,即便是伤口被扯的隐隐发痛了也没阻止他的动作。

“你,你。干什么啊。”林只觉的脑袋一片嗡鸣声,谁在他耳边开车吗?简直吵死了。

马场像是没有料到林会有这么大反应,马场的声音和平常不一样了,很认真很乖巧的逐字逐句的说“我以为我们可以。”

林有点沉浸在初吻离他远去的状态里,回过神来林有点后悔推开马场,马场一定很难受吧,很不开心吧。

马场地垂着眼眸,像一只被主人很心抛弃的小狗。

仔细想想林突然觉得他和马场的关系很奇怪,明明已经是情侣,却从没有过亲吻,甚至有时还会保持距离,虽有的情侣也不会有肉体接触但毕竟少数,他们就像是关系好一点的朋友一样,搂搂抱抱就已经是最上线了。

告白就像是平常问候家常的一句话一样,说过就没了,林一直都觉的感情还要积累,但是他们跟本不像情侣。

马场的吻,来的太突然了的确吓到他了,但也来的正是时候。

“我可能,有些激动了,吓到你了。”马场的声音稍微让林清醒了些。马场转身要走,像一只受伤的狗狗。

“不是的。”林抓住马场的手,马场的手有些冰凉的可怕。

马场没有回头,林实在想不出什么挽留的话,他觉得杀人都比和马场对话容易。

林已经准备放下手,马场则是一把把他抱在怀里,俩人额头紧贴。马场哪里还有刚才的失落的样子,分明是在笑。

恶劣,他看着眼前这的人满脑子只有这话,但他还是吻了上去,就是突然的想吻。

面对林的主动,马场欣喜了一会,但是他显然高估了林,就只是嘴贴着嘴,然后林就没动作了,马场被林的天真震惊了。

就在林准备结束这个“长吻”的时候,马场手抚上了林的头。

林睁大眼睛,看着马场。我操,他怎么伸舌头了!

马场的将舌尖探入林的口腔,一点点侵略着,和林纠缠着。

良久,马场才将林松开,林的脸很红一副微醺的模样。他就只是想继续刚才他和马场那个吻而以,马场好像会错意了。

“林酱,还很年轻啊。”马场调笑着 林知道那是马场在笑他不会接吻,接吻又不是一定要伸舌头!

“当然,比拿老年机的大叔年轻多了。”他悄悄调节这自己紊乱的气息,但听起来却很像喘息。

“很熟练啊。”林挑了挑眉毛,他没和人接过吻,他根本不知道马场技术怎么样,只知道马场技术比自己好。

马场只是笑笑,“怎么敢呢。”就只是比童贞要好一点而以。

看着马场样子脑内灵光一闪,计上心头,林笑眼眯眯的看着马场。
既然马场都这么熟练了,自己可不能差了。
他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,腿高高的抬起,将脚架在茶几上,高跟鞋踏在茶几上发出声音。做为一位男性,林的腿可以说是美丽,漂亮的弧线,短裙洽到好出的遮掩。

充满了诱惑。

马场看的呼吸一窒,那声音像是敲打在他的心上一样。“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?”

林撩起金色长发,不是那么明亮的灯光,艳丽的妆容。
“你说我在干什么呢?”

马场嗅了嗅林的头发,淡淡的男士香水的味道,“你在点火,在我的心里放了把火。”

“噗,这么蠢的话你在哪里学的。”

林的嘴唇很红,不知道是因为涂了口红,还是因为刚才的亲吻,或许都有。他肯定不知道他现在有多诱人。

马场环着林的腰,把他压在了沙发上,两人的身体紧紧贴着,两人的气息也完全混乱在了一起。

林的脚则是缠住了马场的腰,被马场推倒时的失重让他的心都漏跳了几拍,缠住马场只是因为怕自己摔跤,但是肯定有人误解了。

(在被禁的边缘大鹏展翅)

【马场林】成年男性情侣间的正常交流【上】

—ooc预警!

—短小

黄昏的阳光撒在河面,微风轻轻吹过,云彩慢悠悠的飘。
一切都很美好的样子,如果说他的伤口不痛,又或者是身后那个人不吵的话。

他捂住了伤口,疼痛的感觉似乎变大了,或许是细菌病变,或许是伤口感染。

马场看着林摇摇欲坠的样子开口,“要不要我背你啊?”

其实忍忍还能走的吧?林这么想着,既然他愿意,那有个可以让自己不用动的苦力也挺好的。

“背。”

林突然觉得这个长的一副虚家里蹲的很样子的男人身材还挺好的,隔着两层衣服他都感觉到了肌肉的跳动。

林有点脱力了,他把头微微向马场脖子的方向靠,马场,身上还,挺好闻的。他一直觉得,现在的男人身上不是汗臭,就是更臭的汗臭。

马场则是一直脸上挂着笑意。

“你,为什么不之前就出来。”林脸侧着,贴在马场的背上,暖呼呼,像阳关一样马场的温度。

马场一顿“林林酱说的是?”

林的身音很沉,低沉,“在我被打之前。”

“抱歉。”林没想到马场会这样直接道歉,他也知道在这之前的时机或许没那么好,没有提前动手。

马场没有解释,因为解释就像是在逃避问题了。

马场稳着步子向前走着,趴在他背上的人在微微颤抖,马场没有说话,或许他该安慰一下林,但一时喉头发紧。

“bendan。”

马场侧了侧头,这是一句中文,他没有听懂。

“林林酱?”

“笨蛋。你到是解释,解释了我就开心了呀!”林狠狠的在马场的后劲上咬了一口。

“林林!痛,痛,痛,别咬了。”马场楼紧了林的腿,不让林从他背上滑下去。

“哼!”

“林啊,我有件事,想对你说,不要生我气好吗。”

……

“还有,做我的男朋友可以吗?”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离那天已经过去很久了,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马场和林的感情进步飞快,从拌嘴,进展到了搂搂抱抱,生怕别人看不出他们已经好上了的样子。

“笨马场!!!”

“马笨场!!!”

林开始在各种各样的把笨这个字夹在马场的名字里。

“林林酱,不要那么叫啦,叫我善治酱好不好呀?”马场一脸欠打的样子那林很不爽。

“都说不要用叫熊猫一样的叫我!”这让他想起国内的几只有名的熊猫。

“还有你买的什么东西啊!笨蛋!”他把一个纸袋丢在了马场身上,一块红色的布料滑落出来,这是一条高开叉的旗袍,上面绣了几朵梅花。

他试穿了,大小正好,但是这根本什么都遮不住吧!开叉的地方正好在林的腰以下,臀以上,都漏在外面了啊!这跟本不是旗袍,这是情趣服装吧!这个笨马场是想羞辱他吗!太恶劣了!

“一件很贵的,林林酱不喜欢吗?”马场一脸天真的问,几乎都要让他信了。

“你是蠢货吗?这,你不会看吗?”他展开了衣服指了指开叉的地方。

“这怎么看都是有问题的吧!”他还就不信马场不知道。

马场一脸无辜,“难道不是那样嘛?”

“旗袍那有这样的啊!应该是……”他拿着衣服比划着正常旗袍的样子。

马场向他走近了几步,他以为是马场还要和他争辩,没有在意。直到两人靠的很近林才感觉到了不对,他推开了马场,但却被马场抓住了手腕。

“你,你干什么啊!”他的声音有些小小的颤抖,这个笨马场想干什么啊,靠这么近。

马场凑近了林的耳朵,低低的说了一句“我也没说这是旗袍啊。”

林只觉的自己的脸一定很红,“哼,那,那还能是什么!”

马场的另一只手有意无意的搭在林的腰上“林酱已经猜到了吧。”

“总不可能是……”他喉头一顿,马场正用这戏谑的眼神看着他。

不会吧?

马场眯起眼睛,笑着对面前脸已经不知道红成什么样的人开口“乓,猜对了哦。”

“蠢货,太奇怪了!”林打开马场蠢蠢欲动的手,心里慌的不行,他和马场都成年了,并且不久前确定了情侣关系,现在做什么,都可以了呢。

当前的局面,很危险。